“我们的海洋”第六次会议在挪威举行

——各方携手 共同保护“我们的海洋”

信息来源:海洋在线 作者:周 超 发布时间:2019-11-01

10月23日~24日,“我们的海洋”第六次会议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召开,来自100多个国家的政府、企业、学术、非政府组织等约500名代表参会。挪威外交部长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在会议结束时宣布,各方在本届会议中共作出370项自愿性承诺,总预算达630亿美元。

自2014年由美国前国务卿克里发起以来,“我们的海洋”会议已连续举办6届,成为讨论全球海洋治理问题的重要国际论坛,明年将在太平洋岛国帕劳举办。

呼吁立即行动保护海洋

会议期间,与会各方就当前全球海洋面临的危机取得共识,认为海洋是确保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的重要保障,并呼吁国际社会开展合作、携手并进,立即展开实质性行动,共同保护“我们的海洋”。

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表示,几十年来,海洋已成为全球变暖影响的重要缓冲带,但其本身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全球海洋正面临着海水升温、海水酸化、珊瑚白化、海洋环境污染、渔业资源衰退等严重问题,急需采取一致行动加以应对。

“作为2/3出口收入都来自海洋的国家,我明白挪威在海洋保护与海洋生产力之间已无从选择,只能努力确保二者兼有。”埃尔娜·索尔贝格说。

作为青少年代表,15岁的挪威少女佩内洛普·利在发言中,用悲切的声音痛陈她所见到的海洋遭受破坏的现状,并大声呼吁成年人做好表率,为孩子们未来能拥有美丽海洋而立即行动。“人们一边在海上持续开采油气资源,另一边却又声称要减缓气候变化,这种完全相反的做法令人悲哀。我恳求你们,请采取行动,肩负起领导者的责任。”佩内洛普·利说。

欧盟环境、海洋和渔业委员卡梅奴·维拉赞同海洋在应对气候变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虽然海洋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受害者,但与此同时,海洋也是减缓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之一。”维拉说。

由埃尔娜·索尔贝格启动建立的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海洋为减缓气候变化提供了重要途径。到2050年,以海洋为基础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可以每年最高减少21%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这相当于每年减少10亿辆汽车尾气的排放。

作为“我们的海洋”会议发起人,美国前国务卿克里在小组发言中表示,国际社会保护海洋的行动才刚刚开始,并没有取得最终“胜利”。他说,人类呼吸的51%的氧气来自海洋,而由于人类活动,现在海洋的改变速度比过去5000万年都快得多。海水升温正在使全球海洋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60%的鱼类正处于最大可捕捞状态,33%的鱼类正在被过度捕捞,急需恢复资源量。就海洋保护区来说,目前全球只有2%的海洋受到“完全保护”。

“如果我们不保护海洋,发展蓝色经济、捕捞产业等都将成为空谈。我们不能等我们的孩子来做这些事情,必须从现在开始行动。”克里说。

全球海洋治理热点引热议

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海洋塑料污染、可持续渔业、蓝色经济发展……为期两天的会议中,与会各方就当前全球海洋治理中的诸多热点议题进行了交流与讨论。

海洋塑料污染受到各方重点关注。挪威外交部长瑟雷德在记者会上表示,全球每年有800多万吨塑料垃圾流入海洋,包括微塑料在内的塑料污染已成为威胁全球海洋环境的重要因素之一,挪威政府已就此采取措施加以治理,目前正积极推动在国际层面就防治海洋塑料污染建立国际协定。

会场外,挪威当地环保组织举办了为期一周的海洋垃圾展览。记者在现场看到,由集装箱组成的展厅内展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塑料垃圾。主办方工作人员凯恩·马蒂努森告诉《中国海洋报》记者,他们每年都在挪威海岸定期组织“清洁海岸行动”,收集被海水冲刷上岸的塑料垃圾。然而,海水是流动的,海洋污染不能仅依靠一个国家来治理,希望通过举办展览让人们认识到海洋塑料污染的严重性,从而提高人们的海洋环保意识。

在小组讨论环节中,中国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王菊英研究员介绍了中国政府在防治海洋塑料垃圾领域的相关举措。她表示,相关文献报道显示,目前中国的塑料垃圾回收率已达到25%,仅次于欧洲(30%)。2008年,中国政府出台了“限塑令”,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并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今年9月,中国政府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进一步加大塑料污染治理力度。就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来说,2007年中国开始监测海洋塑料污染,2016年中国开始监测海洋微塑料污染。十多年的监测结果显示,中国沿海塑料污染已呈现轻微下降的趋势。她认为海洋垃圾问题较为复杂,没有单一的方法可以解决,需要政府、企业、公众、科研机构等各利益相关方齐心协作,共同应对。

与往届一样,建立可持续性的全球捕捞业依然是各方关注的重点。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研究员苏迈拉就其研究成果发表观点认为,减少捕捞将有助于提高海洋健康程度,更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

联合国粮农组织渔业和养殖政策与资源部门负责人曼纽尔指出,渔业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全球10%的人口都依赖渔业为生,为此应优先考虑保护渔业的可持续发展。支持渔民国际集体(ICSF)主任塞巴斯提安·马修建议,相关国家应在沿海建立无拖网捕捞区域。新西兰太平洋人民部部长奥皮托·威廉·西奥则强调,应重视原住民团体在海洋管理决策中的地位和作用。

据粮农组织估测,全球每年非法捕捞的渔获量达到2600万吨,严重威胁渔业可持续发展。一些与会代表认为跨国界的有组织非法捕捞是当前全球海洋经济面临的重要威胁。巴拿马代表宣布将在“全球渔业观察”网络工具公共地图上发布该国渔船追踪数据。智利、哥斯达黎加和纳米比亚也已承诺分享本国渔船数据。预计到2020年,该公共地图将有20个国家加入,进一步增强全球捕捞业的透明性,提高渔船管理水平。

自愿性承诺金额远超去年

作为“我们的海洋”会议最核心的内容,也是历届会议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各方就海洋保护作出的自愿性承诺。瑟雷德称,此前各方已作出1000多项自愿性承诺,本届会议各方共作出了370项承诺,总预算达630亿美元,远超去年100亿美元的承诺金额,这反映出各方对海洋保护急迫性以及海洋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作用的认识在不断提高。但应明确的是,这些自愿性承诺很多都隶属于各方业已开展的国内或国际项目,并非单独为大会所建立。

“这些承诺并不是‘空头支票’。”瑟雷德说,事实证明,各方在履行承诺上效果良好。

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受到保护的1/3的海域都来自各方在历届“我们的海洋”会议中作出的自愿性承诺。得益于该会议的持续举办,全球有超过180处海域受到保护,面积达到600万平方公里,占到全球海洋面积的1.7%。目前,在各方所作出的建立海洋保护区承诺中,57%已经完成,40%取得进展。

作为主办国,挪威在本届会议上作出17项自愿性承诺,总预算达3.28亿美元,包括于2020年~2024年投入超过30亿挪威克朗,设立16个用于可持续海洋管理的项目;支持与世界银行合作建立信托基金,继续增加4600万挪威克朗,设立渔业管理、海洋污染治理、海洋综合管理等领域的合作项目;由挪威开发合作署牵头建立“发展中的海洋”计划,投入2500万挪威克朗,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提高海洋资源管理能力等。

美国在会上作出23项自愿性承诺,总预算达12.1亿美元,使得美国在历届“我们的海洋”会议上承诺金额达到43亿美元。本次承诺的项目涉及可持续渔业、防治海洋垃圾和支持海洋科学、观测和考察等活动。

欧盟在会上作出22项自愿性承诺,总预算达6亿美元,包括投入2.5亿欧元支持“地平线2020”创新项目中开展海洋科学研究,发展绿色航运和防治海洋污染,投入4000万欧元与非洲、加勒比地区和太平洋岛国建立合作项目,投入1亿欧元发展可持续的蓝色经济,投入2270万欧元用于发展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和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防治海洋塑料垃圾污染方面,挪威、瑞典与格林纳达承诺将建立和支持在2023年前建立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公约,用于防治海洋塑料垃圾。秘鲁宣布,将禁止生产和使用聚苯乙烯产品。由42家大型跨国公司组成的“终结塑料垃圾联盟”承诺将在未来5年投入15亿美元,用于减少塑料生产、发展循环利用技术以及开展清洁活动。